零千三百二十四.

🌈🎐🌺✨✨✨💖💐

小众没人气写手.
自娱自乐.
若您能看的开心我也会很高兴的.

一切让他随缘.

封面是我在清晨时拍的我们学校.🍀

【食虾组】若是主角从魔女变为了魔女的使魔的话…

#又是一个新的脑洞,想吃糖了……
#文笔不佳真的很抱歉我会努力表达的
#前段流行的魔女集会太可爱想尝试写一下
#设定非情式中了诅咒,只有纯洁少女新鲜的血液才能解开这个诅咒
#设定非情式暂时比Lobco小一点(只有这—————————么一点)
#设定是互相不认识对方
#Loboc视角
#ooc见谅!!!!
————————————————————

我,Lobco,是黑卷大人的使魔。
最近我家的魔女大人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带回来了一个蓝发红瞳的小男孩,说是一时兴起就抓了回来。
黑卷:“反正也不用我养~”
我:????!
所以我堂堂一个魔女的使魔现在却兼职了保姆。

起初他不是很听话,如果不是黑卷大人给他打上了追寻印记他可能就逃走了。
小时候就这么皮了,长大了可怎么办啊。
我很是替他担心。

因为黑卷大人总是要出去闲逛的,又不方便带着他,所以连我也留下了,还叫我好生照顾他。
想到这里我感觉简直就成了一个全职保姆,还不给工资的那种。

但是他好像很讨厌我,除了一起睡觉的时候会稍微老实一点以外,其他时间都在捉弄我。
“喂,小龙虾,本官今晚要吃炸虾,不然你就祈祷我心情不错吧。”
“为什么啊?!”

直到现在我也没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不告诉我就算了,但是只是一个小孩子口气这么大,而且明明都告诉他我叫Lobco了,也不会叫我姐姐,还有小龙虾是什么嘛!看不起小龙虾吗!!
想到这里我就很是气愤。
结果不小心把肉块剁成了肉末。

向黑卷大人告状.jpg
黑卷:“你不是挺喜欢小孩子的吗?”
我:“我只喜欢听话可爱的好孩子啊!”
黑卷:“没事,养出感情你就喜欢上了。”
我:“才不会!”

上司不帮忙,只能我这个下属自己努力了!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本官不想告诉你。”
“难道……你叫本官吗?”
他竟然走过来弹了我一个爆栗。
“小龙虾你脑子里都是水吗?”
“什么嘛!”

问不出来,有点小沮丧。

“小龙虾。”
“怎么了??”
“为什么没有炸虾啊?!”
“为什么我要炸同类给你吃啊?!”

太过分了!
明明知道我不会吃同类的却还一直吵着要吃虾料理。
我,Lobco才不会把同类做给你吃呢!

“手臂伸出来。”
“?”
疑惑了一下,还是伸出去了。

“好疼!”
他!他竟然咬我!!
“下次我要吃虾料理。”
他看着我回到房间去了。

牙印,该怎么办呢……
黑卷大人我想辞职了qwq。
————————————————
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家里待着很无聊。
今天非要和我一起出来买东西。
我以为他终于能听话一点了。
结果带他出来就一直吵着要买虾。
……果然是我想多了。

正在我买蔬菜的时候听见了他的声音。
“站住。”
我看着他飞奔过去,踢在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头上。
“你在干嘛啊!!”
我以为他又在恶作剧,他看了我一眼。
“你的钱包。”
他在倒下的男子的口袋里掏出了明明应该在我兜里的钱包,递到了我的手中。
顿时我感觉有些羞愧。
“那个……不好意思啊。”
有些难以开口。
他靠在一旁并不理睬我。

一路无言。
这都是我的错。

“那个……吃饭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他。
他点点头。
看都没看我一眼自顾自的吃掉了。

虽然今晚没有吵着吃炸虾让我有些欣慰,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有些不太正常吧?
洗碗时间里发呆的我,不小心打破了黑卷大人最喜欢的盘子。
‘怎么办!’
看了看地板上的一摊水和碎的很彻底的盘子,这,只能扔掉了吧?
“慢慢的捡起碎片……好疼!”
结果还是不小心被划伤了。
轻叹口气的我正想要责怪自己时,感觉手被抓住了。

我,Loboc,长到这么大,第一次被男孩子含住了……手指。
‘好害羞……’
甚至想化为原身钻进地缝里……虽然我的身体好像会比地缝大的不止一点。
“不要舔了啦……”
这话我自己都觉得没什么说服力。

突然面前发出耀眼的光芒叫我只能用另一只手挡住眼睛。
“你这么说,感觉很色情啊~”
“……你是谁啊?!”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比我还要高的蓝发男子。
“小龙虾你可真是无情~”
即使这么说,他反倒有些愉悦。
也就一直没放开我的手。
“应该感谢你的血液,让你见到了我真正的模样。”
他起身,拉我一起。
他的手上传来强大的力量让我觉得有些害怕。

“所以作为报答……”
‘不妙……’
身为一个海洋生物,我感到面前的男子传来危险的气息。
‘如果现在不逃跑……’
甩开他的手,转身就是跑。
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思考,只是感觉如果不逃的话会很危险。

然后我就忘记了厨房地上的水。
就在我差点与大地母亲来一个亲吻的时候,他搂住了我的腰。
好感度刚要上升,他抓起我的左手,在我的无名指靠近指根的地方狠狠地咬了下去。
“疼!”
我转过头瞪他,他似乎很开心。
“你这样可是会让本官更兴奋的啊,小龙虾~”
他看我的眼神里带上了些许的情欲。
“一起洗澡的时候我就在想了,你的身体可真是漂亮啊~”
他像是在回忆什么,(在我看来)淫荡的笑了。
“不要再说了!!”
“我迷恋上你了。”
他突然认真道。
一股恶寒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所以,作为报答,你的第一次交就给本官来保管吧~”
“这算哪门子的报答啊!!”
他用尾巴捆住了我的双手。
虽然不甘心但我丝毫没有反抗能力。

“记住,本官叫非情式 Roc,将会是你今生唯一的男人。”

【食虾组】缘

#又一个脑洞
#依然不会起标题
#起标题就好像写了八百字的作文最后写题目结果写完卷子发下来就两个字(跑题)xxxxx
#高中生Lobco,恶魔非情式
#没有明显的感情线
#但是应该是非情式单箭头
#可能会有续集
#ooc见谅




Lobco是一个非常普通,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子高中生。
这样的她,最近遇到了一些烦恼。

她被恶魔缠上了。

起初是因为她的好朋友Aom和她说的那个关于与恶魔契约的话题。
“只要你说出愿望的话,不管是什么都可以实现。”
Lobco将信将疑的尝试了一下,划破手指,口中默念着Aom教给她的话。
仿佛神仙下凡一样,一团迷雾在她眼前浮现。
结果,什么也没发生。

第二天她和Aom谈起这件事的时候,Aom也只是说了:“这只是最近女生之间的流传而已嘛,别想太多。”
于是,她的确没想太多。

傍晚,参加完社团活动想要和Aom一起回家,结果Aom社团出了些事故导致她要一个人先走;常回家的那段路也因为交通事故暂时不能通行。
“啊,太晚回去爸爸妈妈会担心的吧……”
总之一切一切的缘由,导致她不得不超近道回家。
就像电视剧里一样,走这种黑漆漆的小路会碰见一些所谓的坏人……

但是,什么也没发生。

就在她庆幸自己运气不错时,听见了女生求饶的叫喊声。
“求求你饶了我吧!”
“饶了你?这次连一百块都不给我怎么饶了你?”
于是我们正义感极强的Lobco小天使就上去和对方理论。
“请您不要这样了可以吗?我叫了警察一会就会来的,所以请先放开她可以吗?”
男人撇了她一眼,“胆子不小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抱歉,不管您是谁请您先放开她可以吗?”
男人愤怒的抓住Lobco的衣领,“你算那根葱敢管老子的闲事,现在滚蛋还能放过你。”
故作镇定的Lobco再一次说道:“请您放开我,警察马上就会到的。”
Lobco狠狠地被推到墙上,疼痛之中她看见被纠缠的女生逃跑的身影和男人凶恶的眼神。
‘我可能又要被打了吧。’
这么想着的她,闭上了眼睛做好了承受拳头的心理准备。
‘我也是很害怕的啊!谁来救救我啊!!’
即使看起来很坚强的她其实也还是小女孩,她未抵挡住恐惧,眼泪滴落在她的皮鞋上。

想象中的拳头没有落在她的身上。
她以为警察来救她了激动的睁开了眼睛,却看到浮在空中的蓝发男子和倒在血泊之中的男人。
“啊,这都几百年了怎么人类还是这么弱小。”
刚从一个地狱堕落到另一个地狱的她,惊恐的想要尖叫。
“闭嘴!会给本官惹麻烦的!”
滑入口中的口舌让Lobco有些喘不过气。
Lobco被男子强行拖着逃离了现场。
待Lobco平静下来的的时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男子。

蓝色仿佛大海一样的头发,猩红嗜血的眼瞳,身着警服,身后还别着手铐,如果不是刚才亲眼看见对方浮在空中,怕是要误以为是某个染发的好心警察。

Lobco想逃离这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子身边。
但是脖子上被束缚的疼痛感告诉她被男子的尾巴缠的很紧,如果她敢轻举妄动,可能就这样被绞死也说不定。

“所以你到底有什么愿望快点解决掉,本官可没有闲工夫总和小女孩玩。”
对面的男子把玩着手铐意味深长的看着面对面坐着的Lobco。
Lobco被盯得有些头皮发麻,出于礼貌回答他了一句。
“我没有什么愿望,您能让我回家吗?”
蓝发男子皱了皱眉,清骂一声,她感到脖子上缠的更紧了些。
“本官也不想和你废话,但是你既然已经签订契约了,在实现你的愿望之前,本官都不能离开了。”
Lobco愣住了。
“……所以就是说你要和我一起回家?!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所以你快想个愿望本官也不想在这里一直待着。”
“那请你放我回家吧。”
“本官是恶魔,只能帮你铲除掉你不喜欢的人。”
Lobco再次愣住,信息量太大,她有些难以接受。
“可是我现在想回家,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Lobco听到一声咋舌声,男子站起来,给她拷上了手铐,“走吧。”
“……所以为什么要拷手铐?”
“虽然你跑掉我也能找到你但是那样太麻烦了,本官可不想浪费时间。”
“我为什么要跑啊??”
“本官的直觉一项很准,嘛,不过你想跑也可以,本官好歹也是个警察,拷问还是很擅长的~”
Lobco感到丝丝凉意,急忙叉开话题。
“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Lobco,种族是龙虾。”
说完的这句话的她明显感到男子的兴奋。
“本官叫非情式 Roc ,最喜欢吃炸虾了~”
Lobco感觉她的虾生可能要凉凉。

【食虾组】命运如此

#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
#小学生文笔自娱自乐
#ooc严重
#题目瞎起的感觉和正文没有太大关系
#能接受的话↓
#感谢










Lobco。
一个非常普通而又不能再普通的使魔从未想过会有被追杀的一天。
“站住!!别跑!”
“谁会站住啊?!”
越来越没有力气身体,与渐渐远去的意识告诉她这样下去不行。
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市场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于是她做了这辈子最让她后悔的一件事。
变回了龙虾躲藏在了卖海鲜大叔的虾桶里。

“怎么不见了??”
“躲到哪里都是没用的,快出来!”
“报告老大!没找到,可能是让她给跑掉了……” 
“废物,这么多人还抓不到一个女孩子??这样下去拿什么威胁Cherryblod!” Lobco听着那群人说着父亲的名字不由的有些担心。
‘不过父亲在海底城那么远的地方,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她这么想着,也释怀了不少。
‘我一定不能拖累父亲!’

本想等着那群人走了之后变回人形赶紧回家告诉自己的父亲多加小心的Lobco,没有想到那群人仿佛像是不找到她不肯回去一样,心中默默祈祷“求求你们了,快回去吧!!”
很好,老天就像是不长眼一样,少女虔诚的祈祷没有使那些人产生一点想要离开的念头,像是要捉弄她一般,反倒是将少女畏惧的那位蓝发红眼的恶魔给派来了。

“哟,小伙子又来了?这次还是要虾吗?给你算便宜点。”
“那就还和以前一样。”
“好嘞。”
忙碌的老板丝毫没有感受到少女的心情也没有注意桶里和别的虾不一样的她,用他平常的手法,将所有的虾捞了上来。
也包括龙虾子。

龙虾子突然感觉自己被捞了出来,但是迫于被追杀的无奈,又没有办法恢复,于是本想和买虾的人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放她回去,结果正巧对上一双猩红的眼睛。
“非……非情式Roc?!!”
纵使心中再怎么激昂澎湃也不敢出声甚至不敢轻举妄动的她只能默默的自认倒霉。

倒是非情式Roc,一眼就看见了这只和别的虾颜色甚至样子都不一样的Lobco。
“龙虾?颜色倒是有点像本官的小龙虾啊。”他这么想着,或许是想起了少女的身影,也没多说什么,付钱拿着买来的食材准备回家。
Lobco心想:“原来,他还是会乖乖付钱的啊。”

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逃脱的好办法的Lobco,只好看着周围的景象,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跑到了恶魔的世界这边来了,怪不得会遇上非情式Roc。
于是在这种用魔过度的极度疲惫下Lobco她睡着了。
待她醒来,再次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
那个,充满不好回忆的地方。

而记忆中的那个抖S,就在厨房等着油热锅。
她条件反射的就想跑。

但是网的洞口太细了,又没有办法恢复人形的她只能等到时机的到来。
如果她能逃脱,她就可以回到父母温暖的怀抱里,逃离这个恶魔的手中;但如果她不能逃脱,她也只能是自认倒霉,让这个男人饱腹一顿,做这个恶魔的腹中餐而已。

现在,这个时机来了,想好的她,趁着非情式抓起一把虾扔进锅里,用她幼儿园时和Aom赛跑的速度离开时,结果逃离不到三步,便被非情式抓住。
“本官一眼没看你,你竟然还想跑,这可真是像极了本官的小龙虾啊~”
非情式笑笑,将她放在一个盘子里,用碗将她扣住。
“乖乖的别动哦,不然,把你也变成本官的炸虾哦~”
打消了Lobco这个念头的非情式专心的做着他最喜欢吃的炸虾,而他也并不知道他随手留下的小龙虾现在是何种心情。

Lobco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次绝望。
她突然自嘲的想想,人生的两次绝望全是出自这个男人的手里,真是讽刺。
这可能就是孽缘吧。
认命了的她,闭上眼睛,准备迎接生命的终结,等待非情式Roc将她做成虾料理的其中一种。
被那个男人抓起来的那一刻,她只能想想自己的父母才能得以宽慰。
“爸爸,妈妈我以后不能再见到你们了。”
这样想着的她,鼻子一酸,眼泪就像要流出来一样。

但是迎接她的并不是滚烫的油锅,而是温暖的水槽。
疑惑的她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回到了之前的“家”。
“嗯……本官觉得这个水温刚刚好啊,你觉得呢?”他疑惑的低下头仿佛是自言自语也仿佛是在问面前的小龙虾。
Lobco以为他认出了自己,复杂的心情瞬间涌上心头。
“但是本官的小龙虾为什么不喜欢啊,明明这是我去海底城打来的海水。”
并不知道自己求爱方式哪里出错了的非情式依然疑惑的自言自语。
却吓到了面前的Lobco。
“他…他知道我住在哪?!可是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和他说过!!”

Lobco越来越觉得不妙。
“但是,看样子他还没认出我来吧?”她庆幸,“太好了,我必须赶快离开这!”
就像是为Lobco逃脱展开一个铺垫一样,厨房里飘来的油烟味使非情式突然想起自己的油锅里还炸着虾。
“本官可不喜欢吃糊的。”
非情式非常不爽的走回厨房。

“这是个机会!”
Lobco这么想着,趁机用钳子撞开排水口,整个人努力的钻了出去。
“接下来只要到窗户那里……”
迫不及待的恢复成人型的Lobco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客厅开着的窗户跑去。

可惜,事与愿违。
身后传来的声音使她顿住了脚步,甚至忍不住的颤抖。
“诶呀,你要跑去哪里啊?”
在她回神的一瞬间她的腰被男人的尾巴勾住。
“这次可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下一秒,熟悉的口舌滑进她的口中。
“……真是糟糕透了啊,”她感觉她的意识正在远离,“爸爸我可能要晚点才能回去了。”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Lobco依然想着她的父亲。

?!!!!
半夜单抽出奇迹!

难得又出了一颗妖精石而我却还是坠机了……

单抽就出托托这是什么鬼体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求欧洲人分我点欧气qwq

半夜单抽雪大开心!

……你俩趁我不在干了啥?